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

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

18565871528(tel)

18565871528(fax)

当前位置: > 尊龙人生就是博 >

她就算赢了也充满反人性的残酷

2022-07-06 10:54字体:
分享到:

  2月15日的短节目中,19岁的中国花样滑冰运动员朱易排名27,未能晋级。但网友对她的支持度却明显回升,鼓励她自信的笑容永远最美,继续加油。

  尽管K宝和莎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失误,三娃依然稳居前四,“俄罗斯三娃也太卷了吧”直接冲上热搜。

  俄罗斯花滑女单的实力,对其他国家的选手来说的确难以撼动,是断层式的领先。

  之所以被戏称“套娃”,因为她们都是金发碧眼的洋娃娃,名字也都叫娃,从脸到名儿傻傻分不清,而且清一色的优秀。

  卡米拉·瓦利耶娃,昵称K宝,15岁的天才少女,全能综合型选手,20-21赛季刚进入成年组,连破9次世界纪录,也是这次冬奥的夺冠大热门;

  安娜·谢尔巴科娃,昵称千金,是冰场上一只优雅的白天鹅(这次短节目中扮成了黑天鹅↓),技术复杂性和舞台表现力极高,连续三届俄锦赛冠军;

  亚历珊德拉·特鲁索娃,昵称莎莎,人称俄罗斯小火箭,力量型选手,史上第一个做出四周跳的女单选手,自创的招牌动作“蟹仰”↓,难度太大,没人模仿;

  不出意外的线点的女单决赛中,三娃大概率仍然会包揽金银铜牌,就像仅仅一个月前的2022年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中那样。

  大家一边讨论着一娃更比一娃强,一边激动的搓搓手,忍不住感叹,这简直就是俄罗斯花滑最美好的时代。

  美中不足的,K宝为俄罗斯拿下团体赛冠军的第二天,她在去年12月25日俄锦赛的检测样本,被发现违禁药物检测呈阳性,被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临时禁赛。

  但在最终调查结束前,如果K宝获得奖牌,将取消颁奖仪式。因为一切盖棺论定前,都只能叫临时排名。

  难以想象,15岁的K宝顶着多大的压力,失误之下仍排名第一,忍不住泪洒赛场。她说“这是幸福和有点伤心的泪水。”

  可能有人觉得,15岁也就小试牛刀,来日方长。但K宝的伤心不是没有理由,这是她的第一场冬奥会,也会是最后一场。

  虽然现在三娃的年龄都还不到18岁。而等到下一届2026年米兰冬奥会,她们都面临超龄的危险。上一届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为俄罗斯拿下金银牌的扎吉托娃(2002年出生)和梅德韦杰娃(1999年出生),也没有出现在北京。

  当年的扎吉托娃也像今天的K宝一样,只有15岁,被称为天才少女。但一口气拿下夺取冬奥会、世锦赛、欧锦赛、世青赛冠军之后,这位年轻的大满贯女单选手17岁就告别了赛场。

  在其他奥运项目中,也许会有小10年甚至更长的运动生涯,而在花滑女单里,可能已经是几代人翻篇儿了。

  尤其是在俄罗斯花滑女单这种,竞争的激烈程度已经近乎变态,每年俄青赛出来的好苗子一茬又一茬,倒逼着更新换代的速度。

  花滑女单就一枚金牌(加上团体赛算两枚),而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的俄罗斯花滑洋娃娃们,多得让人头皮发麻。

  跟咱们中国乒乓球差不多。也就是说,所谓的高手云集,神仙打架,都是自家人,国内赛比国际赛更难赢。

  但这些年龄小,长相可爱,被大家昵称为“俄萝”的洋娃娃们,更快更高更强背后,是更卷。

  上个月的2021-2022赛季花样滑冰俄罗斯青年锦标赛(俄青赛),18名小女孩当中有9人冲击阿克塞尔三周(3A)或四周跳。

  比上届冬奥会的女单冠亚军的技术难度还高。才过了四年,十三四岁的俄萝们已经卷的比奥运冠军还厉害,而在其他国家,能跳四周的成年组男选手也很寥寥。

  2019年琦玉世锦赛还出现了这样一幕:俄锦赛前三名因为年龄太小,没有参加成人组比赛的资格,于是派出了“没那么厉害”的选手出赛。结果,俄萝们仍然在客场吊打了在赛前吹牛要包揽领奖台的日本女单,拿下金牌和铜牌。

  美国花滑名将亚当-里彭在采访中指责K宝是个“肮脏的作弊者”,还怒斥她的教练和训练师:

  “她身边的团队都是虐童者,唯一在乎的就是成绩,而不是选手的健康和幸福。”这话讲得十分难听,却不能说是纯粹胡扯。

  往前翻,2014年索契冬奥会,俄罗斯首个女单冠军斯托尼科娃17岁,另一位团体赛冠军利普尼斯卡娅15岁;

  2018年平昌奥运会,女单冠军扎吉托娃也只有15岁,亚军梅德韦杰娃18岁;

  俄罗斯女单之所以能达到这样的成绩,其秘诀并不神秘,简而言之,就是最大限度利用她们少女尚未发育定型的轻盈柔软身体,来挑战成人难以企及的超高跳跃难度。

  然后,再让她们以15岁的最低年龄升组,抢在发育关来临前的狭窄窗口期,用恐怖的跳跃难度,来与其他年纪较大、已经触碰到技术天花板的主流选手竞争。

  所以对俄萝们来说,年龄最敏感,发育最恐怖,她们已经卷到了连出生日期都严格控制的程度。

  按照奥运会的规定,选手需要在参赛前一年的7月1日前年满15周岁,所以俄萝们的出生日期基本上都集中在上半年,K宝4月26日,千金3月28日,莎莎6月23日。

  曾经惊艳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红衣少女利普尼斯卡娅,昵称软卡,1998年6月5日出生,就是如此。她是欧锦赛史上最年轻的女单金牌得主,也是奥运会史上自1936年以来最年轻的奥运金牌得主。

  当时被预测为“下一代的花滑女王”。但软卡的高光时刻和花滑生涯,却直接停留在了15岁这一年。

  随后进入发育期的她,在伤病、控制体重中不断挣扎,患上了厌食症。她的妈妈后来透露,因为厌食症,软卡在欧洲接受了三个月的治疗,期间遭遇的身体与心理的巨大折磨,可想而知。

  黯然退役前,她曾告诉媒体,“我跑步、节食,但毫无用处,在茶里加一小勺蜂蜜都能长1公斤,我真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”。

  今年14岁的俄青赛亚军,索菲亚·萨莫德金娜并不开心,她错过了北京冬奥会:

  “我没有好的出生年份,下一个四年一定会经历发育……我认为女单退役的平均年龄会在 16-17 岁,这是跳四周的必然结果,发育后身体就会超负荷,至于我,我也许也不能再这样跳了”。

  因为等到下一届奥运会,她已经18岁。按照俄罗斯目前的卷法,她们这次太小,下次又超龄了。

  更有运动员爆料,在严格节食和过量跑步都无成效之后,她们为了对抗发育,甚至会通过药物“去干扰荷尔蒙,让月经和胸部停止发育,保持一个年轻、瘦削的身体”。

  当我们把“好美”“好厉害”打在公屏上,为她们的英姿欢呼加油时,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冠军,不,每一个能走上奥运会的选手,都曾度过了怎样的漫漫长夜。

  她们大多数都是一闪而过的流星,却连一个少女青春期正常发育的基本人权都不配拥有。

  更快、更高、更强,的确,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,是挑战人体极限,但不是为了一块奖牌,去钻营取巧,摧毁那么多少女的青春。

  当然,观众可以说她们是自愿的,这么大的荣耀有机会谁不要搏一搏;也会觉得,这很正常,力与美的较量,本来就是残酷甚至反人性的。

  因为不是每个国家都会卷成这样。还记得我们中国的“冰上伉俪”申雪赵宏博吗?

  申雪是1978年生人,开始接触滑冰的时候已经13岁,这搁在俄罗斯花滑界,都得是冲击金牌的年纪了。

  两人从1998年开始参加重要赛事,冬奥会第一届第五名,第二届拿铜牌,第三届又拿铜牌;世锦赛99年亚军,00年亚军,01年季军,直到02年第四次世锦赛成为世界冠军。

  2007年,两人第三次拿下世锦赛冠军的时候,早已经到了该退役的年纪。但两年之后,她们选择再次复出冲奥。

  最让人骄傲的是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,已经32岁的申雪,和37岁的赵宏博,第四次参加奥运会,两次打破世界纪录,以最佳战绩夺得花样滑冰双人滑冠军。

  这枚金牌,从此改写了中国花滑冬奥会无金牌的历史。她们打破了俄罗斯人46年来连续12届冬奥会对花滑双人滑的垄断,也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一次奥运会之旅。

  女运动员除了作为运动员,征战赛场的辉煌,还有漫长的人生,需要作为“普通女人”而生活,以透支未来人生,博取当下极小概率的成功,这不应该被鼓励。

  希望越来越多的国家能够像中国一样,让竞技场回归良性竞争,营造一个对为国争光的选手们越来越宽容和友好的大环境。